product电子产品

《价值》:真正的高手都是长期主义者

  它的作者张磊,用15年时间,一手打造出了亚洲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机构:高瓴资本。《价值》,则是张磊投资思想的首次全面公开。

  张磊说,“我们是创业者,恰巧是投资人”。他在《价值》中写道:“真正的投资,有且只有一条标准,那就是是否在创造真正的价值,这个价值是否有益于社会的整体繁荣。”

  高瓴资本坚持的正是价值投资理念,有过蓝月亮、京东、公牛、百丽等诸多知名投资案例,他们往往在企业价值还未被人充分理解时就发现并进入,耐心参与企业成长,经过长期的陪伴坚守,最终获得丰厚的投资收益,企业也因对社会的独特价值贡献而被更多人认知。

  但这本书的读者又不仅限于投资者、创业者。广义来讲,凡是认可价值意义的人都可以是它的读者。因为投资是一种发现资源与时间乘数关系的活动,而你我皆有时间,也皆有资源:注意力、金钱、知识、能力、人际关系……

  如何利用好自己的资源,发现、判断、创造价值,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。所以,《价值》中的投资智慧,也就值得我们耐心品读。

  我对伟大格局观的首项定义是“拥有长期主义理念”,这源自我所坚持的投资标准—做时间的朋友。

  大多数创业者在创业时没有经营资本、行业数据、管理经验或者精英员工,任何创业都不可能一夜成功,但如果坚持不看短期利润,甚至不看短期收入,不把挣钱当作唯一重要的事,而把价值观放在利润的前面,坚信价值观是这个企业真正核心的东西,那么利润将只是做正确的事情后自然而然产生的结果。这是一种非博弈性的企业家精神,越是这样的创业者,反而越能够专注于做长期创造价值的事。

  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第一层理解是坚持初心。我们会考量,这个创业者做事情是为了短期目标,还是从自己的初心出发,去完成崇高的使命和夙愿。这个初心有多强大?

  每位创业者在率领企业寻找前进方向的过程中,唯一已知的东西就是眼前充满未知。优秀的创业者能够不被眼前的迷茫所困惑,他的内心是笃定的,他所看到的长期是未来10年、20年,甚至横跨或超越自己的生命。在接纳新事物和迎接挑战时,他们既享受当下,又置身于创造未来的进程中,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和包容。坚持初心就是关注自身使命和责任,在短期利润和长期价值之间,做出符合企业价值观的选择。

  比如美团创始人王兴,他是一个永远充满好奇心和爱思考的人,喜欢读书,爱问问题,学习能力极强。他的初心是“互联网改变世界”。

  2003年,在美国读博士的王兴,感受到社交网站的兴起,毅然决然地放弃学业,回国创业。不像比尔·盖茨、马克·扎克伯克、史蒂夫·乔布斯辍学创业时基本有了成熟的创业思路、靠谱的创业班底,或者至少能找到车库作为办公场地,王兴凭着一颗初心就开启了创业历程。

  此后,王兴先后创办校内网、饭否网,之后又创办美团网,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不断深耕。往往初心有多大,创业的蓝图可能就有多大,正是这种朴素的想法,让美团可以不关注“边界”,只关注“核心”,即用户的需求是什么,互联网、科技有没有为用户创造价值。

  这位被戏称为“药神”的企业家,早年是药厂的一名技术员。有专业背景的他,在很早的时候就下定决心:“你没有技术,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。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。”药厂若不改变技术层次低、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,是没有出路的。在他的理解中,仿制药能够让一家药厂活得很好,因为仿制药价格低廉,有很好的销路,但创新药才是保证一家药厂真正立足于市场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此后,恒瑞医药相继在海内外成立研发中心和临床医学部,构建了药物靶标和分子筛选、生物标志和转化医学等创新平台,不断增加科研投入,打赢一场又一场攻坚战。现在回看,10多年来,孙飘扬始终保有创业之初的那份“精神头”,始终不渝地研发新药,做长远打算。

  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第二层理解是要保持进化。机会主义者往往重视一时的成功,会给由运气或偶然因素造成的机遇赋予很大的权重,结果影响了自己的认知和判断。而长期主义者能够意识到,现有的优势都是可以被颠覆的,技术创新也都是有周期的。

  因此,长期主义者要做的就是不断地设想“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,每天所做的工作是在增加核心竞争力,还是在消耗核心竞争力”,且每天都问自己这个问题。

  杰夫·贝佐斯在创办亚马逊时,选择从网上书店这个很垂直的细分领域切入。亚马逊做书店之前,美国最大的书店是发迹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巴诺书店(Barnes&Noble)。

  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,巴诺书店在全美大规模扩张,10年间新开出400多家“超级书店”,最多的时候有超过1000家实体店、4万余名员工。在亚马逊创办初期,贝佐斯和员工需要把书打包,然后自己送到邮局寄送。在把实体书店颠覆之后,贝佐斯远没有满足,因为亚马逊似乎还不足以站稳脚跟。

  所以,亚马逊不断进化,从进军零售业,到成为全球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,再到智能家居、视频流媒体领域,其商业版图没有边界。而支撑这些的,自然是贝佐斯的长期主义理念。在他的所有信念中,“消费者为中心”是长期的选择,也是一种精神力。

  所以,他可以放弃企业的短期利润,坚持追求极致的消费者体验,保持“Day1”的精神,把企业资源配置到持续创新的布局中,让资产价值和商业模式不断更新迭代。因此,亚马逊难以被复制,因为它仍在不断生长。

 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对保持进化也有独特的理解,那就是“延迟满足”。别人喜欢调试产品,他喜欢调试自己,把自己的状态调节在轻度喜悦和轻度沮丧之间,追求极致的理性和冷静,在此基础上为了长远的战略目标强迫自己学习许多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  我经常说,懂得“延迟满足”道理的人已经先胜一筹了,他还能不断进化。这种进化状态,是先把最终的目标推得很远,去想最终做的事情可以推演到多大,再反过来要求自己,不断训练和进步。所以,当张一鸣在调试自己的同时,又把公司当作产品一样调试时(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),我们无法想象这家公司的边界。

  长期主义者在保持进化时,往往不会刻意关注竞争对手在做什么。一旦盯着竞争对手,不仅每天会感到焦虑,而且会越来越像你的竞争对手,只会同质化,而难以超越它。

  如果把眼光局限在未来三五年,或盯在具体的某个业务上,你身边的许多人都是竞争对手;但如果着眼长远,不断进化,可以和你竞争的人就很少了,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长远的打算。所以,保持进化最大的价值在于竞争对手会消失,而自己才是真正的竞争对手。

  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第三层理解是“终局游戏”的概念。商业世界的“终局游戏”不是一个终点,而是持续开始的起点,是一场“有无数终局的游戏”。换句话说,商业史从来没有真正的终局,只有以终为始,站得更高看得更远。

  从创业早期的高速增长到爬坡过程中的攻坚克难,其实这些都还只是过程。拥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会去推想行业发展到某个阶段,市场竞争趋于稳定的时候,哪些资源是无法扩张的,哪些资源具有独占性或稀缺性,再去想怎么超越这些障碍,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换句话说,在打“预选赛”的时候,既要想到阶段性的“总决赛”,又要想到更长远的未来,按照“永远争夺冠军”的决心排兵布阵,步步为营。这样思考的话,就有可能始终参与这场无限游戏,而不会被淘汰出局。当你的竞争对手还在疲于奔命地思考第二天赛况的时候,你已经看到了决战的时刻;当你的竞争对手以为决战到了的时候,你已经看到了更长远的竞争状态,这体现了不同的格局。

  在视频服务领域,要培养用户的收视黏性就要苦练基本功,这个基本功非常烧钱,而且会不断吞噬创业者的意志和投资人的信心。但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决定了把烧钱换来的东西看作资本(Asset)还是费用(Cost),是否相信它在未来能够产生价值。他曾在一次演讲中说:“当时我们花了8000万元买一个剧,最后只挣了1000万元。但再想想,买下这个剧也许可以帮我们节约后面的2亿元、3亿元。”

  “终局游戏”意味着把战略着眼点放在“后面”,思考商业模式的无限终局,超前地创造服务或产品的新范式。

  再比如爱尔眼科的创始人陈邦,这位因“红绿色盲”而被军校退回的老兵,投身商海几经沉浮,无意间与眼科诊疗结缘。在爱尔眼科的发展历程中,看得远成为战略布局的关键。

  如何在中国的医疗市场中,找到独立、可持续的民营专科医院发展路径?陈邦通过实践给出了很好的答案:其一是探索分级连锁模式,而这也顺应了“医改”推行的分级诊疗大趋势,通过把内部的资源打通,将最好的科研成果、最好的医疗服务主动贴近患者,让诊疗服务的重心下沉,创造本地就医的便捷性;其二是超前的、创新的人才培养体系,通过“合伙人计划”,激励和充实人才队伍,让医生的成长领先于企业的发展。

  这些战略构想的出发点是不断地酝酿和准备,一旦企业有了内生的动力,就能够不断拓展规模,寻求新的市场、新的格局,始终围绕下一场“比赛”来储备力量。

  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迈克尔·莫布森(Michael Mauboussin)在《实力、运气与成功》(The Success Equation)一书中提到这样一个观点:“凡涉及一定运气的事情,只有在长期看,好过程才会有好结果。”

  运气总是飘忽不定的,拥有长期主义理念的创业者,本质上是具有长线思维的战略家。他们往往选择默默耕耘,不去向外界证明什么,而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。事情做得久了,就成了他的核心能力。他们会重新定义因果论,重视客户的价值主张是因,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是因,完善组织运转效率也是因,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很好的结果。

  因果轮回,平衡调和之后来看,很多事情短期看是成本,长期看却是收益。拥有长期主义理念,把信念和持续创造价值作为安身立命之本,这是非常值得钦佩的伟大格局观。

栏目导航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QQ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